律所动态 首页>>新闻中心>>律所动态

劳务合同纠纷案例

发布来源:山东海利丰律师事务所 海利丰事务所 在房地产 刑事辩护 金融保险 知识产权 公司法律事务 海事海商 律师事务所 行政法律事务 山东律师事务所     发布作者:翟尧虹律师     发布时间:2020-09-08    浏览次数:56

王某诉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

【案情简介】

王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除应支付王某欠款21502元外,还应返还风险抵押金13000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本案系劳务纠纷,双方关于风险抵押金管辖的约定无效,王某要求返还风险抵押金的请求应当在本案中审理。

【代理意见】

1、本案实质关系为劳务关系,劳务纠纷无需劳动仲裁前置,按照合同纠纷案件的一般管辖原则,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

2、王某有被上诉人签字盖章的劳务费欠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3条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的工资欠条为证据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诉讼请求不涉及劳动关系其他争议的,视为拖欠劳动报酬争议,按照普通民事纠纷受理。”,故本案应由法院进行审理。

3、管辖协议约定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针对的是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案件,需要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并且该仲裁合法协议有效才可经济仲裁。本案中双方管辖约定的是由劳动仲裁委员会进行审理,并非经济仲裁委员会,所以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另外,劳务纠纷可以约定由经济仲裁管辖,但不能约定由劳动仲裁管辖,所以双方约定的该管辖协议是无效的。

4、拖欠的劳务费与风险金都是由《合作协议书》衍生出的权利义务,属于同一合同项下约定的具有整体性和关联性的定期给付之债,既然原审法院已经判决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拖欠的劳务费,就应连同风险金一同判决支付。

【判决结果】

判决结案

【裁判文书】

民事判决书

2019)鲁02民终6118

原告:王某

被告: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

委托代理人:翟尧虹,山东海利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由:劳务合同纠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男,19681019日生,汉族,住青岛市城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翟尧虹,山东海利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男,19781025日生,汉族,住青岛市市南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市南区香港中路7号北海宾馆3号楼501房。

法定代表人:张某,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市南区香港中路7号北海宾馆3号楼501房。

法定代表人:张某,总经理。

上诉人王某因与被上诉人张某、被上诉人青岛某公司、被上诉人青岛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9)鲁0202民初1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除应支付王某欠款21502元外,还应返还风险抵押金13000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本案系劳务纠纷,双方关于风险抵押金管辖的约定无效,王某要求返还风险抵押金的请求应当在本案中审理。

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未提交答辩意见。

王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判令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支付王某风险金13000元、劳务费21502元;本案诉讼费用由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

1、王某与他人一起长期在青岛某公司及青岛某公司处从事劳务,并任队长,根据上述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的安排进行工作,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将劳务费用交由王某,再由王某发给他人。

2、2017126日张某书写了欠条一份,上书“……总共欠工资34502,欠条上加盖有青岛某公司及青岛某公司的公章。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之后分四次一共给了王某13000元,尚欠21502元。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对该欠条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数额有异议,但未提交证据证明。

3、201681日张某给王某出具了收条一份,内容为今收到风险金15000元整(5个人的)”……解除合同时把押金退还。

4、201681日青岛某公司与王某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一份,约定由王某支付风险金3000元每人,合同履行中发生争议,双方协商或者上级主管部门调解未能达成协议的,可以向有管辖权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一审法院认为,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给王某出具的欠条系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证明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与王某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王某依据该欠条提起诉讼主张劳务费用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关于欠款的数额,王某称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尚欠21502元,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虽对上述数额有异议,但未能提供其他付款证明,故王某主张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支付欠款21502元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关于风险金15000元,青岛某公司与王某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中约定了双方发生争议时向有管辖权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合作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因此王某该项诉讼请求并非一审法院受理范围。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支付王某欠款21502元;二、驳回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63元,由王某负担250元,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负担413元。

经审理查明,在二审中,王某称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已返还风险抵押金2000元,尚欠13000元未返还。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在二审中未提交新证据。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青岛某公司与王某在《合作协议书》中关于风险抵押金管辖机关的约定是否有效。

本案系劳务纠纷,王某亦系基于涉案劳务关系支付了风险抵押金,故其主张返还该款项的请求应系本案审理范围。本案当事人在《合作协议书》约定双方因风险抵押金发生的纠纷可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违反了民事诉讼法关于诉讼管辖的约定,应属无效。一审判决认定该约定有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无证据证明已返还尚欠的风险抵押金13000元,故王某的上诉请求应当得到支持。综上,王某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判决结果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8)鲁0202民初17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8)鲁0202民初17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返还王某风险抵押金13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63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25元,共计788元,由被上诉人张某、青岛某公司、青岛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例评析】

劳务纠纷可以约定由经济仲裁管辖,但不能约定由劳动仲裁管辖。

【结语和建议】

拖欠的劳务费与风险金都是由《合作协议书》衍生出的权利义务,属于同一合同项下约定的具有整体性和关联性的定期给付之债,劳务纠纷无需劳动仲裁前置,在管辖约定无效的情况下,应由法院一同判决支付。